曾有旧约

杂食党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脑洞向1.2

本文防雷预警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清水向,微量飞云,极微量以战止戈。

拒绝ky,拒绝ky,拒绝ky

有私设

脑洞1彻底完结。

前文脑洞1.1:http://1027949597.lofter.com/post/471880_10870831

终于赶在茗姐姐生日发出来了,茗姐姐生日快乐!

——————————————————————————————

    黄忠终于渡过危险期,名医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便带着华佗去制药,貂蝉也回了隔壁病房照看王允,房中只剩了五虎。

    “三弟,云,既然忠已经醒了,我们就先回去吧。”关羽临走拍了拍马超的肩,“超,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

    黄忠握了握马超的手,仰头看他,“超,你送送二哥他们吧。”

    “好。我马上回来。”马超回握他的手,为他掖了掖被角,这才送了关羽张飞赵云出去。

    “羽,云,飞,今天,多谢你们了。”

    张飞一拳就砸在了马超肩上,“都是兄弟,说什么谢。”

    “超,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如果今天你不翼而飞,就算忠醒了,他也不会独活。”后半句怎么听怎么不对,张飞在后面狠狠扯了扯赵云的袖子,也没能阻止赵云继续说下去。

    最后还是关羽温声道,“超,大家是兄弟。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一个人扛。”

    “嗯,”马超摇摇头,“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

    等到马超返回病房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中,张飞快步追上赵云,低声道:“姓赵的,你刚刚干嘛突然说这个。离病房那么近,你不怕忠听到啊。”

    “笨蛋就是笨蛋,”赵云一笑,眉端绽开温柔的花,“就是要让忠听到啊。”

    张飞不解,正要再问,关羽已出了声,“伯仁的离去让超尝尽了失去好朋友的痛苦,而这次忠差点……让他们好好聊一聊吧。”

 


    马超返回房间时,黄忠已经坐起,他从Siman里取出惊天射日弓递到黄忠手上,这才从一旁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

    黄忠摩挲着跟随自己十年的武器,心下感动。那天情势危急,他能活下来已是不易,更何谈保住惊天射日弓?况且弓上不染纤尘,想是超特意擦拭的。

    华佗曾嘱咐过,新鲜的空气能让黄忠更好地恢复,因此房间里的窗户不能全部关上,至少得打开一扇保证空气充分对流。马超听了,将黄忠房里的窗户留了一条三指宽的缝隙。此时,如水月光正从那缝隙中透进来,柔柔地投在马超脸上。

    这让黄忠想起了西凉的月光。

    不同于东都洛阳富贵之乡的温柔,西凉的月光皎洁而苍凉。他曾在这样的月光下从着了大火的孤儿院一路辗转漂泊到凉州遇见师父,也曾在这样的月光下射出直入靶心的第一箭,也曾纵马大漠,饮马黄河。

    于黄忠而言,西凉有这世间最美丽的月亮,有全天下最广阔的草场,最好的战马。

    最重要的是,西凉有马超。

    从七岁初遇算起,他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那时马超因伯仁之死而不再出拳,纯净的心灵被悔恨填满,黄忠则孤身一人,这一场相逢给彼此的生命都带来了光。

    于是,相识相知,相携而行。

    一起上山下海就不提了,指哪儿射哪儿也是常玩的项目,也常常半夜约着溜出来裹着一条毯子躺在他们的“老地方”就是一晚,第二天再早早起来溜回去……

    想到这些,黄忠忍不住笑了,“超,等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们就回西凉吧。”

    “好呀好呀!”马超笑得见牙不见眼,“我都想好了,毕业以后我们夏天开马场,冬天去盐泽冲浪!大哥他们以后来西凉就可以住在我们这里啦!忠你说好不好?”

    黄忠笑着摇头,当然好,你说什么都好。

 

 

    “干杯!”盛着橙汁的玻璃杯撞出清脆的声响,桌上是色香味俱全的丰盛菜肴,少年们明亮无忧的笑容在黑夜中闪光。

    “二弟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啦!”“姓赵的你为什么要和我抢我二哥做的红烧肉!”“忠你尝尝这个这个好吃!”种种声音不绝于耳。

    曹操摇摇头,真是没眼看啊,不过,这也算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吧。

    腕上Siman微闪,曹操仔细一读,原本的笑意一下就消失了。

    止戈和关羽从张飞赵云的争夺中幸免于难,退出战局后见曹操面色不佳,急忙问道:“会长,是学校出什么事了吗?”

    “学校无事,只是……”曹操回过神来,面色仍有些许凝重,“各位,黄巾高校被河东高校击溃向北败逃后,在西边遭遇伏击,伤亡惨重。据我曹家情报系统提供的信息来看,伏击黄巾军的神秘部队,应该是来自西凉,并且与西凉高校校长马腾有关。”

    “西凉高校?”

    看着所有人都一脸懵逼,马超更是把筷子都撂了,曹操连忙道:“各位有所不知。西凉高校建校凉州。凉州地处西境,远离中原,关山难越,大漠纵横,各族混居,民风彪悍。马腾治军有方,军民一心,凉州周边大部分的部族皆诚心归附,势力范围不断向西扩展,故称‘西凉’。”说到此处,曹操皱了皱眉,“西凉高校虽然也奉少帝为盟主,可从来不参与中原高校之间的纷争,更与黄巾高校没有前仇旧怨,马腾这次发兵攻打黄巾军,不知意欲何为。”

    “马腾?”止戈喃喃自语,“我怎么记得,马腾是马超的父亲啊……”

    “哇!大哥,你真的好神诶!这你都知道!”马超一个高兴,手上没控制好力道,正喝入口的橙汁先洒出去半盏,黄忠见了,眉眼含笑地拿方巾给他擦脸擦手,马超更加得意,“我就说我爸昨晚给我打Siman说帮我报了仇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是派人去揍黄巾贼啦!”

    曹会长日常怀疑(1/1)“记得……看来刘兄,是早就知道?”

    ……会长,你的重点是不是不太对。

    “不,不是啦。超他之前有说他是西凉人啊,而且西凉高校的校长和超一个姓,所以我就联想了一下嘛。”见曹操仍未尽信,止戈立刻向张飞使了个眼色。

    张飞收到信号立刻接话道,“对嘛对嘛,而且我也有跟大哥说过我们第一次见超的时候他在喂马嘛,全天下最适合养马的地方就是西凉啊。”

    见曹操不再用探究的目光凝视自己,止戈松了口气,内心嘤嘤嘤,战,我好想你QAQ。

    赵云饶有兴味,“既然超的父亲是西凉高校的校长,超又怎么从西凉转到东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位帅哥你忘了是你一招龙形太极把人掀翻在地让人跟你来破阵的?

    “姓赵的…..”

    “笨蛋,”赵云看了张飞一眼,“我要问的是伯父是怎么同意超转来东汉的?”

    “我爸开始是不太同意啦,不过我跟他说忠也要去啊,然后他就答应啦。”说到此处,马超看了看身边的黄忠,黄忠一笑,马超也笑出了甜甜的酒窝。

 

    许多年之后,西凉仍然有全天下最广阔的草场,最好的战马,还出了一位最好的驯马师。

    驯马师心里,只有他最爱的竹马,一位百步穿杨、箭无虚发的神射手。

    行遍天下后,神射手还是最爱西凉的月。

    因为那里,有他最爱的驯马师。


彩蛋:

    当时挂掉Siman后的马腾笑得十分欣慰:“儿子,爸爸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作为一个懒癌患者,竟然写完了这一个三千二的脑洞。

如果不是茗姐姐的生日,可能这个脑洞就会难产了23333

脑洞最开始是想写如果忠姐姐死在博望坡会怎样,可是后来觉得生活已经很艰难了就不要虐自己了,就好好写小甜饼吧。

然后小甜饼就难产了三天。

好在终于写完啦啦啦啦啦啦。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