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旧约

杂食党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脑洞向1.1

本文防雷预警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清水向,拒绝ky,拒绝ky,拒绝ky

有私设。

Lo主懒癌晚期,没有坑品,入坑请慎重,也许不会有续。

之所以叫脑洞向是因为不想起文名,反正起了也不一定会写完。

拒绝殴打Lo主。

——————————————————————————————

    从强提全身内力命中红心,到跌落尘埃失去意识,不过短短一瞬。

    这一瞬里,黄忠听见全场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声喝彩,可腹中蓦然翻涌的疼痛,拼尽内力超出身体极限的反噬随之而来,空气中灼人的热浪压在胸前,惊天射日弓怆然落地,撞出一地哀声。

    眼前人山人海的天地逐渐幻化成一片纯白,记忆中妈妈离去时越发模糊的背影、孤儿院那一场烧红了半边天空的大火、既传授武功又教圣经还不让自己洗热水澡的师父,还有与自己竹马十年,天真明亮的少年……这一片白,又渐渐成了黑。

    身体不受控制地倒下,擦过耳畔的风声也逐渐消退。一片静默中,黄忠缓缓阖上双眼,自己就要不翼而飞了。舍弃性命换取比赛的胜利,他并不后悔,只是有些遗憾,来不及跟兄弟们好好道个别。

    一声“忠!”将这一片静默生生撕开了一个口子,饶是黄忠此时五感俱失,也对那人的痛彻心扉感同身受。他尽力睁开沉重的眼,眼前的黑暗并不能妨碍他知道,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少年正冲出人群,拼尽全力要带他回去。

    触觉一点一点地回来,黄忠知道自己被人抱起,束缚呼吸的头盔也被取下,新鲜的空气令他意识清明了些许。他看不见也听不见,在脖颈间喷薄的热气却比这博望坡火炉一般的空气更加滚烫,少年的呼吸因为哭泣而紊乱起来,与那些年怀念故友的情形别无二致。

    知道是马超,黄忠勉力扯起一个微笑,心中释然之余,彻底失去意识,陷入无尽黑暗。

 

    “忠!”

    见黄忠从车上摔下,马超立时便冲了出去,可因为中毒难以凝聚内力无法进行瞬移,待他冲入赛道,黄忠已倒在地上,惊天射日弓则在不远处嗡嗡响动,散出阵阵哀鸣。

    马超单膝跪地,将黄忠轻轻扶起,让他靠在自己腿上,双手颤抖着去解开黄忠的头盔。

    头盔甫一取下,心中的担忧、悔恨瞬间爆发,他难以抑制地哭出声来。黄忠十年来一如既往的专注而坚毅的目光,如今,笑颜虽在,可双眼迷离涣散,神采不再。只这一眼,马超便知道,黄忠要走了。

    马超先将惊天射日弓收入Siman,再将黄忠抱起,转身奔回休息区时,心中的决定渐渐清晰:忠,你若有事,我绝不独活。

——————————————————————————————

    这一段大概是我脑洞的三分之一或者二分之一的内容,最开始是想写如果忠姐姐死在博望坡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但是接着觉得剧里太虐我应该写小甜饼,然而昨晚开小甜饼脑洞的时候演变成了马超一场美梦醒来之后不得不接受忠姐姐死去的事实,姬友们都觉得我还是不要写比较好hhhhh

    但是超忠超的粮实在是太少了,经历了许久的饥饿,然后忍不住自己产粮。

    这一部分的脑洞算是双视角,就是忠姐姐在生命尽头时的心路历程,以及五感俱失的情况下还能认出马超的故事,毕竟已经很久不写文了,希望我这次表达得还算清楚。

    这一部分的脑洞写完,我大概就可以歇一下了,因为写后面脑洞的欲望不如写这个脑洞的欲望强烈23333

    大半夜搞事效率不太高,欢迎捉虫,明天再改。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