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旧约

杂食党

【终极三国2017】【全员向脑洞】三国二代的孩子们

天雷预警

生子预警

CP超忠、飞云、曹关、辜止,不逆不拆,拒绝ky

不喜勿入,入了请点红叉。

脑洞爽文,无逻辑ooc

看文时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欢迎看最后类似于后记的注释XD

Lo主的原则是,正史和演义一致的地方会采用,正史与演义不一致的地方以演义为先。

练科目二时突然开的脑洞,然后一发不可收,写完只为了过瘾,拒绝撕逼与人参。

——————————————————————————————

    止戈终于从毕业论文答辩的苦海中脱离,刚到食堂放下便当,随身的时空电话便响了起来。点击“收听”,屏幕上便缓缓浮现出几个人的头像来。

    “大哥!”“止兄!”“大伯!”

    止戈一看,关羽张飞赵云甚至连曹操都在,四人一字排开并且一人脖子上挂着一个孩子,大的也不过三四岁,小的刚刚过一岁,都是一样的可爱,张飞正逗着赵云怀中最小的孩子,让他学着叫“大伯”。

    许久未见,止戈有些情难自抑,当即欣喜放声,“二弟三弟!云!会长!”

    大概是没有听到大伯叫自己的名字,张飞怀中的孩子踢了踢腿,一脸不高兴。

    “好好好,让大伯看看!”止戈凑近看,这才将孩子们都认清,“苞儿①都长这么大了!子桓②、统儿和安国样子也变很大诶。”

    赵云抱着赵统笑得温柔,“大哥,你猜猜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在西凉!”

    “西凉?!”止戈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是在超那里?超和忠还好吗?”

    即便抱着孩子,曹操也仍旧气韵高华,没有一丝一毫被孩子折腾过后的狼狈,“超和忠的孩子出生了,所以我们一起过来看宝宝。”

    “超和忠的孩子出生了!”止戈当场懵逼,他连超和忠什么时候有了孩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一念之间想起当年的事,内心忽然生出几分害怕来,“大人和小孩都平安吗?”

    “就是三个小时之前的事情,忠和孩子都平安。”

    “那就好那就好,”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止戈摸着胸为自己顺气,笑着问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起名了吗?”

    “是男孩,名字是马伯父起的,叫马承,‘传承’的‘承’。”

    “太好了太好了!”这是最近这段时间最好的消息了,止戈心念一转,“等下次再到铝时空啊③,又要准备给孩子的见面礼了。”

    关羽看了看曹操,又转头看向屏幕这边的止戈,“净说我们了,大哥和辜兄之间进展如何?”

    “哎哟,这个不急啦!”突然被cue到战,止戈觉得脸上都要烧起来,慌乱失措。

    张飞抱着张苞,一脸人生赢家,“对啊,我们里面就只有大哥还没有小孩了!”

    止戈嘴角一抽,金时空的男孩子法定婚龄是22岁呀,肯定不能像铝时空男孩子高中一毕业就结婚生子,更没法像兄弟们那样三年抱两个。

    和战约好的时间越来越近,只要一想到战会随时出现听到这些话,止戈便越发觉得慌乱,“唉,二弟三弟,云,会长,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先挂一下喔,等我晚上回家之后再打过来。嗯?拜拜!”

    “大哥再见。”“止兄再见。”“大伯再见。”

    止戈关闭时空电话的时候,还能隐隐约约地听到赵云喊张飞“笨蛋”的声音。

    真是没眼看啊,止戈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闭眼做眼保健操,却也对这种瞎眼的日常甘之如饴。

    兄弟们幸福就好。

    “怎么突然开始做眼保健操了?”

    “战!”一睁眼便看到辜战十分大爷地坐在对面,止戈喜笑颜开,手忙脚乱地拿出几份便当,“我跟你说,超和忠的小孩出生了诶!”

    “马超和黄忠?”辜战一边接过止戈递来的便当,一边帮他把便当在餐桌上摆放整齐,“他们两个又有小孩了哦?”

    止戈点点头,“是啊,好在这一次忠和孩子都平安。”

    一提起这件事,两人都有些沉默。

 

    当年与董卓的最后一战着实艰难。五虎被河东军队冲散开来一一击破,若不是关羽那时已经与曹操互通心意率先冲出一个缺口,只怕就会被杀手假扮的貂蝉给陷在阵中。第二个冲出来的是马超,他本身就十分耐打,又有马尛大挪移傍身可借力打力,再加上释怀了伯仁的死,须弥拳一出,便无人能阻挡他。张飞和赵云自身都没有心魔,在阵中凭着感应而汇合,联手杀了出来。黄忠在阵中与河东的神箭手相搏,僵持到最后冰魄银箭一根不剩,不得不以身受对方一箭才将对方击毙④,甫一出阵,便晕了过去。

    华佗一诊脉,发现黄忠有了身孕。

    马超说孩子是他的。

    止戈也是那一次才知道,在铝时空,男孩子是可以生孩子的。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旧伤和毒箭,这个孩子最终没有保住,但孩子离去的时候将黄忠体内的余毒也尽数带去。超忠二人伤痛之余,为这个孩子起名为“叙”,愿来生能再续今生之缘,可长叙骨肉之情。

    后来辜战从金时空来到铝时空,止戈才知董卓因修炼《暗黑真经》而魔化,为了时空秩序的稳定,必须将董卓除去,并封住魔界来往铝时空的通道。

    好在最后一切顺利,止戈也向兄弟们说明了真相,五虎不是迂腐之人,表示只认眼前与他们出生入死的大哥,后来时空秩序渐趋稳定,止戈与兄弟们惜别,回到金时空。

    原来已经五年了。

    这五年里,兄弟们从东汉书院毕业,各自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会长和二弟,三弟和云更是先后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现在超和忠也有了孩子,终于各有圆满。

 

    “小戈?”辜战见止戈有些入神,便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止戈立刻回神,“战,怎么了吗?”

    “我刚刚听到张飞说,你和你的兄弟们里面,就只有你还没有小孩哦?”辜战笑得玩味,“那,我们什么时候生一个来玩玩看?”

    …..嗯?

  ——————————————————————————————

①关于孩子们

根据正史以及《三国演义》,对三国二代的孩子们进行了梳理之后,设定如下:

(超忠)

    超忠家第一个孩子是黄叙,第二个是马承。但是在正史上黄叙早夭,黄忠无后,虽然不想虐忠姐姐,但还是保留了这个设定;正史中有记载的马超的儿子有三个,姓名不详的长子,承袭马超爵位的马承,还有庶子马秋。之所以选择马承,一是承袭马超爵位的是他,二是马秋在马超投降刘备后为张鲁所杀,因为不打算写到真刘备和三分天下,所以没有选择马秋。除了儿子,马超在正史记载中还有一女,嫁给了刘备之子安平王刘理。暂时没有设定超忠有女儿的理由同上(才不是因为不想起名字

(飞云)

    飞云也很让我头疼hhhh因为同人本《三国演义》在我脑中已经根深蒂固,所以一提到张飞的儿子,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与关羽次子关兴并称“小关张”的张苞,后来秉持着查一查总没坏处的想法,去查了一下,发现正史中张苞是张飞长子,但早夭。当时看到资料的时候我差点就把《三国演义》掀了,搞毛啊。早夭这个梗,一次就够了,多了自己都想打自己。

    冷静下来之后,就只能自己给自己催眠,罗灌水虽然灌水,但《三国演义》毕竟是初心,于是张苞的设定就遵照了演义。

    关于张苞的名字,有一个小小的飞云脑洞:赵云第一胎生下一个男孩,结果抱起来一看和张飞长得一模一样,根本不像自己,于是就对着张飞开怼,但因为刚生完孩子没什么力气,就只能扶着额头一脸不能直视,“你已经是个笨蛋了,他长得这么像你,万一是个草包怎么办?”张飞不仅没有回怼,还欣然道:“你既然觉得他是草包,那就叫他张苞好了!”

    因为三国里的本命是子龙,所以对子龙的两个孩子赵统和赵广也有一定了解。选择赵统而没有选择赵广的原因,一是承袭赵云爵位的是赵统,二是赵广最后战死沓中,让我觉得不太符合这个脑洞傻白甜的画风,三是赵广战死沓中的时间点是蜀汉接近灭亡时,我连三分天下都不想写,更不用说写司马家了。

(曹关)

    曹关家的孩子我最开始设定的是曹丕和关平。曹丕称帝,发展曹操未竞的事业;而关平是关羽的长子,最后也能独当一面。结果不到一分钟,我就想起了走麦城,关平和关羽一起被杀,然后我就把这个设定稍微搁置了一下,确定了飞云家的孩子之后,我再回来看曹关的设定,想起飞云家的孩子是张苞,与张苞并称“小关张”的是关兴,关兴是关羽次子,于是就把曹丕设置成了第一个孩子,关兴是第二个。还有一点是关平在演义里是关羽的义子(我一直不明白罗灌水为什么要这么设定),然后我的强迫症就发作了,因为关平的设定正史演义设置不一致,所以最终选择了关兴。

 ②关于孩子们的字

    在三国的二代里,能够胜过父亲青史留名的是少数,除了曹丕的“子桓”和关兴的“安国”深入我心,其他的人我根本找不到字,所以在这里只有曹丕和关兴有字而其他孩子没有。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会长文学造诣很深所以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起了字。

③关于铝时空

    因为09版终极三国是初心之一,所以私设17版的时空是网传的铝时空,并不是银时空。

    铝时空因为长年处于乱世,人口数量很少,所以结婚生子的年龄会比处于太平时代的金时空早很多。男男也可生子,只是生子的概率会小很多。并且因为铝时空处于乱世,人们的思想都比较开放,所以并不在乎这些。

 ④这个画面可以参见《忠烈杨家将》里杨三郎与萧风对决的片段。


【终极三国2017】【脑洞2】武器们的日常

本文防雷预警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微飞云、曹关、以战止戈。

拒绝ky,拒绝ky,拒绝ky

有私设,且私设如山。

Lo主懒癌晚期,没有坑品,入坑请慎重,也许不会有续。

拒绝殴打Lo主。

——————————————————————————————

    东汉五虎上将的齐聚,不仅是当世顶尖战将的际会,更是另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延展的开始。

    五虎聚齐时,他们的武器也在第一时间连上了蓝牙(不。
    青龙偃月刀整个武器都散发着沉稳和忠义的气息,与他的直男主人一样。
    丈八蛇矛①千军横扫,非常符合它主人张大少日天日地的不羁性格。
    追风洗银枪挥舞起来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一如赵云的风流潇洒。
    黄忠有两把弓,一把是惊天射日弓,另一把是御天弓。御天弓虽名为弓,实则为弩,一弩十箭,敌方避无可避。惊天射日弓则张如满月,西射天狼漫天箭雨。
    最令人震惊的大概是马超。
    一边是以西凉精铁淬炼而出,通体寒气逼人的神兵利器,一边是十八岁还沉迷灰羊羊与喜太郎,不仅以棉花甜甜拳为最主要的招式,还有比棉花糖更甜的酒窝的少年,画风的对比冲突太过强烈,令人无法直视。

    马腾虽然向来对马超实行放养政策,可终究是极为疼爱这个长子②,即便马超决定此生再不出手,也依然为他打造了武器。只是西凉人骁勇剽悍,打造出的武器自然用于征战,又因马超是马腾长子,选材自是上佳,是以骠骑玄铁枪杀伐之气强于其他武器。

    但是有马超傻白甜气质加持,骠骑玄铁枪的杀伐决断只停留在第一天。

 

    关羽张飞从小竹马竹马一起长大,青龙偃月刀与丈八蛇矛可谓默契十足。

    马超和黄忠从小竹马竹马一起长大,是以骠骑玄铁枪跟御天弓和惊天射日弓的关系也十分亲密。然而因为武器数量多于主人数量,明明是两个人的恋爱,武器之间却是三角。
    最开始落单的追风洗银枪其实并不孤单。因为主人的关系,追风洗银枪将怼丈八蛇矛列成了日常任务,很快落单的就变成了青龙偃月刀。

    不过青龙偃月刀也没有孤单,因为它被一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槊③拐走了。

    后来才知道,那杆槊是会长的武器。

    这就很有故事了。
    凤鸣寺一战后,不仅是五虎惊讶于止戈的武功路数,武器们也十分激动。
    因为主人的关系,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将刑天盾认作了大哥。
    以前感觉不到刑天盾的存在也就算了,可这一次都见到了,也依然连不上蓝牙。

    刑天盾于五虎的武器,就像大哥于五虎一样,深不可测却又值得依靠。

    后来来了一根棍子,名字非常的辣耳朵,不过因为是大哥好朋友韩升④的武器,所以武器们也非常开心地想要交朋友,然后发现刑天盾和棍子关系非常好,而且和它们的画风完全不一样,根本不用Siman下载,直接从背后就拿出来了。

    说起Siman,Siman对于其他东西还可以进行收纳,但对武器下载则有限制,除非设置兼容模式,不然无法进行武器的收纳与下载。

    知道这一常识的大家看到马超十分熟练地将惊天射日弓收进自己Siman时⑤,内心都划满了弹幕。以至于后来回想此事,都觉得那并不是Siman的兼容模式,而是虐狗模式。

    这就很虐很有故事了(并不

    在这里大概就可以结束了。

——————————————————————————————

    ①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追风洗银枪、骠骑玄铁枪、御天弓、惊天射日弓均来自09版《终极三国》。

    ②在历史上马超是马腾的长子,两个弟弟分别叫马休、马铁,还有一位较为出名的堂弟马岱。在2010年电视剧《三国》中,将马铁设置为马腾长子。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当年真的一集不落地追完了《三国》。因为对《三国演义》里马超一节的记忆模糊,所以采用了历史设定。(说得就像会写一样hhh)

    ③私设会长的武器是槊。因为《赤壁赋》里曹操“横槊赋诗”,“诗”便是《短歌行》。然而会长不用武器也很厉害,所以没有给槊起名字。其实是想不出名字。

    ④韩升,就是辜战。团大在09版《终极三国》中饰演黄忠,辜战是黄忠在金时空的分身,因此取黄忠的字“汉升”改为“韩升”。至于棍子的名字,真的很辣耳朵hhh。

    ⑤来自之前的脑洞1.1,欢迎围观hhh。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脑洞向1.2

本文防雷预警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清水向,微量飞云,极微量以战止戈。

拒绝ky,拒绝ky,拒绝ky

有私设

脑洞1彻底完结。

前文脑洞1.1:http://1027949597.lofter.com/post/471880_10870831

终于赶在茗姐姐生日发出来了,茗姐姐生日快乐!

——————————————————————————————

    黄忠终于渡过危险期,名医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便带着华佗去制药,貂蝉也回了隔壁病房照看王允,房中只剩了五虎。

    “三弟,云,既然忠已经醒了,我们就先回去吧。”关羽临走拍了拍马超的肩,“超,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

    黄忠握了握马超的手,仰头看他,“超,你送送二哥他们吧。”

    “好。我马上回来。”马超回握他的手,为他掖了掖被角,这才送了关羽张飞赵云出去。

    “羽,云,飞,今天,多谢你们了。”

    张飞一拳就砸在了马超肩上,“都是兄弟,说什么谢。”

    “超,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如果今天你不翼而飞,就算忠醒了,他也不会独活。”后半句怎么听怎么不对,张飞在后面狠狠扯了扯赵云的袖子,也没能阻止赵云继续说下去。

    最后还是关羽温声道,“超,大家是兄弟。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一个人扛。”

    “嗯,”马超摇摇头,“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

    等到马超返回病房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中,张飞快步追上赵云,低声道:“姓赵的,你刚刚干嘛突然说这个。离病房那么近,你不怕忠听到啊。”

    “笨蛋就是笨蛋,”赵云一笑,眉端绽开温柔的花,“就是要让忠听到啊。”

    张飞不解,正要再问,关羽已出了声,“伯仁的离去让超尝尽了失去好朋友的痛苦,而这次忠差点……让他们好好聊一聊吧。”

 


    马超返回房间时,黄忠已经坐起,他从Siman里取出惊天射日弓递到黄忠手上,这才从一旁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

    黄忠摩挲着跟随自己十年的武器,心下感动。那天情势危急,他能活下来已是不易,更何谈保住惊天射日弓?况且弓上不染纤尘,想是超特意擦拭的。

    华佗曾嘱咐过,新鲜的空气能让黄忠更好地恢复,因此房间里的窗户不能全部关上,至少得打开一扇保证空气充分对流。马超听了,将黄忠房里的窗户留了一条三指宽的缝隙。此时,如水月光正从那缝隙中透进来,柔柔地投在马超脸上。

    这让黄忠想起了西凉的月光。

    不同于东都洛阳富贵之乡的温柔,西凉的月光皎洁而苍凉。他曾在这样的月光下从着了大火的孤儿院一路辗转漂泊到凉州遇见师父,也曾在这样的月光下射出直入靶心的第一箭,也曾纵马大漠,饮马黄河。

    于黄忠而言,西凉有这世间最美丽的月亮,有全天下最广阔的草场,最好的战马。

    最重要的是,西凉有马超。

    从七岁初遇算起,他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那时马超因伯仁之死而不再出拳,纯净的心灵被悔恨填满,黄忠则孤身一人,这一场相逢给彼此的生命都带来了光。

    于是,相识相知,相携而行。

    一起上山下海就不提了,指哪儿射哪儿也是常玩的项目,也常常半夜约着溜出来裹着一条毯子躺在他们的“老地方”就是一晚,第二天再早早起来溜回去……

    想到这些,黄忠忍不住笑了,“超,等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们就回西凉吧。”

    “好呀好呀!”马超笑得见牙不见眼,“我都想好了,毕业以后我们夏天开马场,冬天去盐泽冲浪!大哥他们以后来西凉就可以住在我们这里啦!忠你说好不好?”

    黄忠笑着摇头,当然好,你说什么都好。

 

 

    “干杯!”盛着橙汁的玻璃杯撞出清脆的声响,桌上是色香味俱全的丰盛菜肴,少年们明亮无忧的笑容在黑夜中闪光。

    “二弟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啦!”“姓赵的你为什么要和我抢我二哥做的红烧肉!”“忠你尝尝这个这个好吃!”种种声音不绝于耳。

    曹操摇摇头,真是没眼看啊,不过,这也算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吧。

    腕上Siman微闪,曹操仔细一读,原本的笑意一下就消失了。

    止戈和关羽从张飞赵云的争夺中幸免于难,退出战局后见曹操面色不佳,急忙问道:“会长,是学校出什么事了吗?”

    “学校无事,只是……”曹操回过神来,面色仍有些许凝重,“各位,黄巾高校被河东高校击溃向北败逃后,在西边遭遇伏击,伤亡惨重。据我曹家情报系统提供的信息来看,伏击黄巾军的神秘部队,应该是来自西凉,并且与西凉高校校长马腾有关。”

    “西凉高校?”

    看着所有人都一脸懵逼,马超更是把筷子都撂了,曹操连忙道:“各位有所不知。西凉高校建校凉州。凉州地处西境,远离中原,关山难越,大漠纵横,各族混居,民风彪悍。马腾治军有方,军民一心,凉州周边大部分的部族皆诚心归附,势力范围不断向西扩展,故称‘西凉’。”说到此处,曹操皱了皱眉,“西凉高校虽然也奉少帝为盟主,可从来不参与中原高校之间的纷争,更与黄巾高校没有前仇旧怨,马腾这次发兵攻打黄巾军,不知意欲何为。”

    “马腾?”止戈喃喃自语,“我怎么记得,马腾是马超的父亲啊……”

    “哇!大哥,你真的好神诶!这你都知道!”马超一个高兴,手上没控制好力道,正喝入口的橙汁先洒出去半盏,黄忠见了,眉眼含笑地拿方巾给他擦脸擦手,马超更加得意,“我就说我爸昨晚给我打Siman说帮我报了仇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是派人去揍黄巾贼啦!”

    曹会长日常怀疑(1/1)“记得……看来刘兄,是早就知道?”

    ……会长,你的重点是不是不太对。

    “不,不是啦。超他之前有说他是西凉人啊,而且西凉高校的校长和超一个姓,所以我就联想了一下嘛。”见曹操仍未尽信,止戈立刻向张飞使了个眼色。

    张飞收到信号立刻接话道,“对嘛对嘛,而且我也有跟大哥说过我们第一次见超的时候他在喂马嘛,全天下最适合养马的地方就是西凉啊。”

    见曹操不再用探究的目光凝视自己,止戈松了口气,内心嘤嘤嘤,战,我好想你QAQ。

    赵云饶有兴味,“既然超的父亲是西凉高校的校长,超又怎么从西凉转到东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位帅哥你忘了是你一招龙形太极把人掀翻在地让人跟你来破阵的?

    “姓赵的…..”

    “笨蛋,”赵云看了张飞一眼,“我要问的是伯父是怎么同意超转来东汉的?”

    “我爸开始是不太同意啦,不过我跟他说忠也要去啊,然后他就答应啦。”说到此处,马超看了看身边的黄忠,黄忠一笑,马超也笑出了甜甜的酒窝。

 

    许多年之后,西凉仍然有全天下最广阔的草场,最好的战马,还出了一位最好的驯马师。

    驯马师心里,只有他最爱的竹马,一位百步穿杨、箭无虚发的神射手。

    行遍天下后,神射手还是最爱西凉的月。

    因为那里,有他最爱的驯马师。


彩蛋:

    当时挂掉Siman后的马腾笑得十分欣慰:“儿子,爸爸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作为一个懒癌患者,竟然写完了这一个三千二的脑洞。

如果不是茗姐姐的生日,可能这个脑洞就会难产了23333

脑洞最开始是想写如果忠姐姐死在博望坡会怎样,可是后来觉得生活已经很艰难了就不要虐自己了,就好好写小甜饼吧。

然后小甜饼就难产了三天。

好在终于写完啦啦啦啦啦啦。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脑洞向1.1

本文防雷预警

《终极三国2017》超忠超无差清水向,拒绝ky,拒绝ky,拒绝ky

有私设。

Lo主懒癌晚期,没有坑品,入坑请慎重,也许不会有续。

之所以叫脑洞向是因为不想起文名,反正起了也不一定会写完。

拒绝殴打Lo主。

——————————————————————————————

    从强提全身内力命中红心,到跌落尘埃失去意识,不过短短一瞬。

    这一瞬里,黄忠听见全场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声喝彩,可腹中蓦然翻涌的疼痛,拼尽内力超出身体极限的反噬随之而来,空气中灼人的热浪压在胸前,惊天射日弓怆然落地,撞出一地哀声。

    眼前人山人海的天地逐渐幻化成一片纯白,记忆中妈妈离去时越发模糊的背影、孤儿院那一场烧红了半边天空的大火、既传授武功又教圣经还不让自己洗热水澡的师父,还有与自己竹马十年,天真明亮的少年……这一片白,又渐渐成了黑。

    身体不受控制地倒下,擦过耳畔的风声也逐渐消退。一片静默中,黄忠缓缓阖上双眼,自己就要不翼而飞了。舍弃性命换取比赛的胜利,他并不后悔,只是有些遗憾,来不及跟兄弟们好好道个别。

    一声“忠!”将这一片静默生生撕开了一个口子,饶是黄忠此时五感俱失,也对那人的痛彻心扉感同身受。他尽力睁开沉重的眼,眼前的黑暗并不能妨碍他知道,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少年正冲出人群,拼尽全力要带他回去。

    触觉一点一点地回来,黄忠知道自己被人抱起,束缚呼吸的头盔也被取下,新鲜的空气令他意识清明了些许。他看不见也听不见,在脖颈间喷薄的热气却比这博望坡火炉一般的空气更加滚烫,少年的呼吸因为哭泣而紊乱起来,与那些年怀念故友的情形别无二致。

    知道是马超,黄忠勉力扯起一个微笑,心中释然之余,彻底失去意识,陷入无尽黑暗。

 

    “忠!”

    见黄忠从车上摔下,马超立时便冲了出去,可因为中毒难以凝聚内力无法进行瞬移,待他冲入赛道,黄忠已倒在地上,惊天射日弓则在不远处嗡嗡响动,散出阵阵哀鸣。

    马超单膝跪地,将黄忠轻轻扶起,让他靠在自己腿上,双手颤抖着去解开黄忠的头盔。

    头盔甫一取下,心中的担忧、悔恨瞬间爆发,他难以抑制地哭出声来。黄忠十年来一如既往的专注而坚毅的目光,如今,笑颜虽在,可双眼迷离涣散,神采不再。只这一眼,马超便知道,黄忠要走了。

    马超先将惊天射日弓收入Siman,再将黄忠抱起,转身奔回休息区时,心中的决定渐渐清晰:忠,你若有事,我绝不独活。

——————————————————————————————

    这一段大概是我脑洞的三分之一或者二分之一的内容,最开始是想写如果忠姐姐死在博望坡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但是接着觉得剧里太虐我应该写小甜饼,然而昨晚开小甜饼脑洞的时候演变成了马超一场美梦醒来之后不得不接受忠姐姐死去的事实,姬友们都觉得我还是不要写比较好hhhhh

    但是超忠超的粮实在是太少了,经历了许久的饥饿,然后忍不住自己产粮。

    这一部分的脑洞算是双视角,就是忠姐姐在生命尽头时的心路历程,以及五感俱失的情况下还能认出马超的故事,毕竟已经很久不写文了,希望我这次表达得还算清楚。

    这一部分的脑洞写完,我大概就可以歇一下了,因为写后面脑洞的欲望不如写这个脑洞的欲望强烈23333

    大半夜搞事效率不太高,欢迎捉虫,明天再改。

记一个蹇齐穿越的脑洞

脑洞大概就是Evan在拍刺客列传的某一天和平行时空的蹇宾魂穿,剧本在手的Evan在天玑和小齐一起斗国师,而和易恩同处一室的蹇宾在现代看完所有剧本之后决定要改变这一切。后来他们又回归到自己的时空,蹇宾和小齐好好过日子打天下,Evan和易恩的友情向。

然而本人懒癌晚期。